<tbody id="sjc4x"><noscript id="sjc4x"></noscript></tbody>
    1. <li id="sjc4x"><acronym id="sjc4x"><u id="sjc4x"></u></acronym></li><li id="sjc4x"><object id="sjc4x"><cite id="sjc4x"></cite></object></li>

    2. 關注官方微信
      掃描或添加微信號加官方微信為好友。微信號:
      kzwdjz

      客戶服務

      希特勒靠飛機躲過50多次暗殺

      2013-08-14

      1932年3月,35歲的漢斯·鮑爾(Hans Baur)接到了一個電話,問他是否愿意做某人的私人飛行師。

      鮑爾是一個極有飛行天分的人,在一戰的時候學會了駕駛飛機,一戰快結束的時候,他曾駕駛著雙翼飛機擊落了9架法國飛機,成為了當之無愧的王牌飛行員。一戰的失敗,使得德國失去了保留空軍的權力,鮑爾的技術成了一個擺設,他不得不加入漢莎航空公司,飛越阿爾卑斯山到意大利,漢莎最危險的航線之一。

      電話是從希特勒那里打來的,他想找個飛機駕駛技術好的人,幫他完成一個驚天動地的壯舉。

      他找對人了。

      租飛機搞競選

      1932年,希特勒迫切想贏得大選,雖然納粹黨已經成了國會第一大黨,但希特勒知道,他們還沒有掌控國會的多數,他必須要干一樁轟動全國的事情,讓自己達到這個目標。于是希特勒租用了一架“羅蘭”飛機(Rohrbach Ro VIII Roland),并且找到了鮑爾,讓他載著他到德國各地演講。

      1929年的經濟危機,讓大批德國人失業,他們成了希特勒眼中的寶貴財富。為了讓德國人順從地支持納粹黨上臺執政,希特勒乘飛機跑了德國幾百個城市,他以高超的選舉技巧以及煽動性的言辭給了黑暗中徘徊的德國民眾以強大的心理支撐。

      那時,希特勒最典型的一天是這樣度過:1932年3月3日,希特勒從慕尼黑飛到德累斯頓,演講半個小時,然后飛到萊比錫港在一個大廳里講了45分鐘,然后又飛到開姆尼茨趕另一場。最后,希特勒飛到了普勞恩,天已經黑了,希特勒在飛機場收到了一束鮮花,他把花送給了飛行師,“鮑爾,你的工作非常出色,希望以后的飛行一如既往的平穩。”

      為了保證希特勒的安全,鮑爾會梳理全德各地的天氣信息,如果有不利的狀況,鮑爾有權利拒絕飛行,而希特勒也會遵從鮑爾的建議,改乘火車或者汽車。鮑爾為了預測天氣,可謂殫精竭慮,他有時并不完全相信天氣預報,親自打電話到當地詢問。有一次,他還問旅館的一位女侍,要她看看天上是否有成團的云在堆積。

      希特勒變成了空中飛人,德國人用欽佩的目光打量著在德國上空奔忙的希特勒,甚至許多德國人因希特勒克服了對飛機的恐懼心理,漢莎航空公司的業務也大為增加。

      1932年希特勒如愿當上了德國總理,納粹黨也掌控了議會的大多數席位。為了感謝鮑爾,1934年,希特勒把鮑爾調到自己身邊成了全職私人機師,他成了總理最信任的人。鮑爾享有在任何地方都可以直接面見希特勒的特權,希特勒常常和鮑爾一起進餐,讓希特勒感到遺憾的就是鮑爾一直沒有被他培養成素食主義者。

      鮑爾已經沒有時間和自己的妻女團聚了,但他毫無怨言。為了犒勞忠心耿耿的鮑爾,1937年6月,在他40歲生日的時候,希特勒請他到帝國總理府,讓廚師精心準備了鮑爾最喜歡吃的烤豬肉和水果布丁。一頓豐盛的午餐后,希特勒把鮑爾帶到了總理府的花園,“我不能忍受自己的飛行師開著美國福特。”希特勒笑瞇瞇地對鮑爾說。“接受這個禮物吧。”希特勒指著花園里停著的一輛錚亮的黑色豪華奔馳車,鮑爾激動得心花怒放。

      從1932年后半年開始,希特勒的飛機換成了“容克-52”(Junkers Ju52),這架三引擎飛機的馬力加大了,安全性也更有保障。“容克-52”飛機后來在1937年4月26日被德軍用來對付平民,德國空軍駕駛著這種型號的轟炸機,對西班牙北部的格爾尼卡進行了三個小時的狂轟濫炸,這就是著名的“格爾尼卡事件”。

      1937年,希特勒的容克飛機又被一個新型四引擎飛機取代,它叫“禿鷹”(FW 200 Condor),是福克-沃爾夫飛機公司研制出來的,它的速度可以達到300公里/小時,而且航程更遠。為了增加乘坐的舒適性,希特勒在自己的艙室里安裝了沙發、小桌子,飛機上還有一個小廚房,里面有冰箱。“禿鷹”上開始安排空姐,她們會隨時遞給希特勒水果、餅干和茶水。但希特勒不喜歡奢華裝飾,“容克-52”裝潢時,用了一張摩洛哥山羊皮椅子,希特勒諷刺說,“這個東西很漂亮,但它更符合戈林的胃口。”

      1942年,“禿鷹”進行了升級,它裝配了四個更加強勁的發動機和四挺機關槍,為了增加安全性,新機還特別增加了一個逃生門,裝在希特勒的座椅底下。1944年,這個逃生系統延續到了希特勒的新機“容克-290”(JU290 A-6)上。當希特勒拉下紅色操縱桿,逃生門就會自動打開,希特勒就可以滑出自己的座椅,用降落傘安全著地。為了防止希特勒在空中遭到攻擊,他的座位安裝了12毫米厚的裝甲,其乘坐區域外的機身部分也安裝了裝甲和50毫米厚的防彈玻璃。由于經常添置新飛機,希特勒擁有了一個機群,總量維持在50架左右。

      神秘而低調的專機

      希特勒一直認為保證安全的秘訣就是保持神秘,這也從專列延伸到了專機。按照飛行規則,希特勒應該先要定下航線,空管部門才能清理一條航線出來。但希特勒從來不會配合空管的工作,于是總產生意想不到的狀況。

      1933年某一天,希特勒想去兩個地方:卡爾斯魯厄和埃森。柏林的空管當局提出要先了解航線以便做好安保工作,但這個要求被鮑爾拒絕了,“只有元首自己才有權透露航行信息。”甚至連蓋世太保們也不知道希特勒要去哪里,結果當飛機降落在卡爾斯魯厄機場時,人流洶涌,希特勒的下一個行程被耽誤,他急得暴跳如雷。

      正是在這次旅途上,希特勒推心置腹地告訴鮑爾:“我感到坐飛機比坐火車安全些。我坐火車從柏林到慕尼黑時,起碼有5000個人會了解我的行程,隨便一個地雷就可以搞一次暗殺行動。”

      1940年秋,幾架德國飛機在挪威空域神秘墜毀,納粹空軍專家調查后發現,這些飛機的尾翼部分都有爆炸的痕跡。德國空軍立即命令所有飛機都落地接受檢查,在一架飛機上,一段橡膠軟管引起了專家的注意,里面藏著一種炸藥,它與飛機的閃光信號燈的電池、一個>**相連,飛機只要達到一定的高度,>**就會觸發炸藥。德**方調查認為,這是英國政府提供給了某國特工以炸彈,然后被神不知鬼不覺地安裝到了飛機上。

      這次事件給希特勒造成了一次震撼,他一直以為飛機比較安全。從此,希特勒每次外出,都會在專機群里臨時指定一架飛機執行任務,被選中的飛機要做一次短途試飛,既是檢驗飛機的可靠性,也是為了防止被人安放炸彈。而為了防止飛機有任何不測,當專機停下時,黨衛軍和帝國保安隊會把飛機嚴加看管起來,除了飛行員之外,任何人都不能接近飛機。

      二戰初期,作為一戰的老兵,希特勒也盡量跑到前線去感受勝利氣氛。雖然“禿鷹”比“容克-52”更令希特勒感到舒服,但他還是選擇老式的“容克”去前線。這是希特勒的狡猾之處,老式的飛機的可靠性得到了充分的檢驗,而且不太會引起別人的注意。“禿鷹”看起來太現代化了,讓別人知道一定有大人物在里面。

      當然,偽裝不是希特勒唯一的武器,當希特勒的“容克”起飛的時候,必須有6架梅塞希密特戰斗機(Messerschmitt Me109)執行護航任務。Me 109 戰斗機是二戰中最著名的戰斗機,不管是截擊、支援、夜間戰斗、或是偵察、護航、地面攻擊,都不愧為德國空軍的支柱。

      來自天空的暗殺

      1943年1月,斯大林格勒戰役陷入膠著狀態,超過10萬德國士兵在嚴寒中凍餓交加,而近20萬士兵已在殘酷的戰爭中失去了生命。1月31日德軍第6野戰集團軍司令保盧斯元帥在一座商廈的地下室被俘,剛巧前一天希特勒空投了元帥軍銜予保盧斯。

      保盧斯的投降宣布了德國命運的轉捩,希特勒氣得在東線指揮部——“狼堡”跺腳大罵保盧斯,“他怎么能向布爾什維克投降?他本來可以開槍>**嘛!怕開槍,他可以讓人活埋啊……”鮑爾也聽到了希特勒在大本營里和高級將領們爭吵的聲音。“從那時起,希特勒再也不愿意和他的將軍們一起進餐,不再相信他們。”第三帝國內部開始出現了明顯裂痕,一批軍官開始萌生除掉希特勒的念頭。

      為了扭轉戰局,1943年2月,希特勒決定去南方集團軍群的薩博羅斯(Saporoshe,現屬烏克蘭)聽聽陸軍元帥弗里茨·曼施坦因對未來軍事行動的看法。就在會議進行中,鮑爾聽說蘇聯坦克逼近了薩博羅斯的飛機場,他告訴希特勒得趕快離開。

      三架“禿鷹”在機場待命,希特勒剛到機場的時候,22輛蘇軍坦克就趕到了飛機場,但是可惜這些坦克燃油耗盡,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希特勒的飛機在頭頂上盤旋,并逐漸消失。這是場不可思議的幸運逃脫。

      就在去薩博羅斯的前夕,希特勒的飛機準備經停烏克蘭東部波爾塔瓦一個軍事基地,而就在那里,一些心懷不滿的將領已經準備好逮捕希特勒,并且如果他反抗的話,他們會立即殺死希特勒。這場陰謀的領導者是赫伯特·蘭茨上將(Hubert Lanz)和斯派達爾少將。在最后一刻鐘,希特勒改變了去薩博羅斯的經停地。一次行程避免了兩次厄運,這樣的運氣真的令人驚嘆。

      希特勒不知道,一次更加周詳的暗殺計劃又開始了。這次的主謀是特瑞斯可夫將軍(Henning Von Tresckow),他是東線中央集團軍群的高級作戰官員。而同謀者包括軍事情報局總長卡納里斯海軍上將(Wilhelm Canaris)、卡納里斯的副官漢斯·奧斯特(Hans Oster)、陸軍上校魯道夫·格里斯**(Rudolf Von Gersdorff)等一大批高中級將官。

      1943年3月7日,這幫同謀者聚在斯摩棱斯克,會議是以研究軍事情報為借口的。卡納里斯把希特勒的飛行路線公諸于眾,大家認為最好的辦法是放一枚炸彈到希特勒的飛機上。但特瑞斯可夫對希特勒身邊的嚴密警衛感到擔憂,他認為放置炸彈到飛機上或者汽車上,都不太可能,他需要一個更直接的辦法:機關槍掃射,時間選擇在希特勒用餐的時候,因為那時他警惕性不太高。

      一批德**官自愿參加刺殺行動,但這個消息被東線最高指揮官、陸軍元帥克魯格知道了,克魯格找到了特瑞斯科可夫,“看在上帝的份上,這樣做是不是有點過分。”克魯格不反對刺殺希特勒,只不過他不愿意看到一個人在吃飯的時候被打死。

      “白蘭地炸彈”

      格里斯**,39歲,暗殺希特勒的關鍵人物。他以研究反游擊戰武器為借口,弄來了一種英國造的塑料炸彈,在試驗中,這種一磅重的炸彈竟然可以掀翻一輛蘇聯坦克。他又弄來了一個英國造的特殊觸發裝置,這種裝置以腐蝕性物質溶解金屬絲,金屬絲一斷,>**就可觸發炸彈。他把這種炸彈放在一個黑色盒子里,用四個磁鐵就可以把這種炸彈吸附在任何金屬表面。

      弄出四枚炸彈后,格里斯**把炸彈交到了特瑞斯可夫將軍的副官施拉布倫**(Fabian Von Schlabrendorff)手里。施拉布倫**把其中的兩顆偽裝在了白蘭地酒瓶里,他打算把這些炸彈偷偷放到希特勒的飛機里。

      準備停當后,特瑞斯可夫將軍邀請希特勒到斯摩棱斯克的中央集團軍軍部商議要事。1943年3月13日,漢斯·鮑爾駕駛著“禿鷹”,把希特勒送達了中央集團軍軍部。暗殺希特勒的軍官們喜悅萬分:德國的噩夢就要結束了。

      當希特勒與陸軍元帥克魯格吃完飯時,施拉布倫**立即將改裝過的白蘭地酒瓶炸彈交給了希特勒的隨行人員布蘭特上校,“這是特瑞斯可夫將軍帶給史蒂夫將軍的白蘭地,因為他打賭輸了,請務必轉交。”施拉布倫**暗暗地啟動了炸彈的觸發機關。布蘭特擰著酒瓶,大搖大擺地上了飛機,黨衛軍絲毫沒檢查他。

      這是個完美的刺殺方案,而且執行得天衣無縫。飛機很快消失在云層里,斯摩棱斯克的刺殺者們立即發了一個密電給柏林的同黨:“閃電計劃已經執行。”按照計劃,半個小時后,腐蝕性化學物質就會起作用,溶掉金屬絲從而釋放撞針,擊中>**。但是半個小時后,什么也沒發生。兩個小時后,希特勒的飛機安全抵達了拉斯登堡的“狼堡”。

      特瑞斯可夫將軍知道暗殺失敗,他立即打電話給布蘭特上校,要他保管好“禮物”,因為他把“禮物”弄錯了。施拉布倫**立即飛到了拉斯登堡取回了白蘭地炸彈。后來的調查表明,可能是因為飛機經過俄羅斯上空,當時的氣溫極低,塑料炸彈已經失效。

      飛機刺殺行動已經失敗,但這場暗殺行動尚未結束,因為四枚塑料炸彈還剩兩枚,格里斯**決定鋌而走險,親自充當“人彈”刺殺希特勒。

      一周后,希特勒要去柏林戰爭博物館出席東線繳獲的蘇聯武器展,他將要發表一場簡短演說,預定時間為30分鐘。格里斯**立即攜帶炸彈趕往柏林,他原先想把炸彈吸附在演講臺的下面,但這個地方早就被帝國保安隊盯上了,格里斯**沒有機會接近講臺。

      3月21日,格里斯**故意穿得很厚,兩枚炸彈就藏在身上,作為情報官員他并沒有受到安全檢查。在幾百名老兵的歡呼聲中,希特勒走上了講臺,格里斯**默默地注視著希特勒的一舉一動,按下了炸彈的觸發器,按照事先的設置,炸彈會在10分鐘爆炸。但是希特勒突然改變了行程,他的演講時間被壓縮了8分鐘。格里斯**拼命地想接近希特勒,希望能和希特勒握個手。

      但希特勒很快就結束了演講,甚至沒有打量任何一個人,就在警衛的掩護下離開了。來不及了!格里斯**快步想接近希特勒多一點,但希特勒身邊的警衛警惕地盯著他。就在最后一刻,格里斯**沖到廁所里,拆除了身上的炸彈。

      1944年7月20日,在特瑞斯可夫將軍的策動下,陸軍上校施陶芬伯格潛入“狼堡”再次行刺希特勒,但不幸失敗。為了拯救同謀者,7月21日,特瑞斯可夫以一枚手雷結束了自己性命。在遺書中他這樣寫道:“整個世界現在可能都在咒罵我們,但我堅信自己做的是對的。希特勒不僅是德國的敵人,也是世界的敵人。”

      最后的時刻

      944年,蘇聯紅軍在東線發動了大規模進攻,希特勒節節敗退。4月20日,鮑爾出席了希特勒最后一個生日,柏林總統府的地下掩體里并沒有歡樂的氣氛,蘇聯紅軍已經逼近到了柏林郊外。

      三天后,鮑爾駕車去柏林西郊外的加圖機場查看希特勒保留的最后一架“禿鷹”,飛機已經被蘇聯的高射炮“關照”過了,到處都是槍眼,而且蘇軍隨時可能占領飛機場。希特勒要鮑爾趕快逃出柏林,但鮑爾拒絕了。4月23日,戈林從外地給希特勒拍來電報,要求確認1941年6月29日希特勒簽署的戈林為其繼承人的命令。希特勒看到戈林的電報后,怒不可遏,大罵戈林“背叛”,連發3份電報,痛斥戈林犯了“叛國罪”,免去他的一切職務,并命令將他及其部下逮捕,同時任命格萊姆為空軍司令。

      鮑爾告訴希特勒,現在是最后飛出柏林的時機,他已經查看好了一條臨時跑道,就在通往勃蘭登堡門的路上。這條馬路原來就曾作閱兵之用,輕型飛機在上面起飛不成問題。但是希特勒仍然拒絕離開柏林。

      4月26日,蘇軍開始炮轟總理府,東線德軍的抵抗全部瓦解。總理府的人紛紛逃走,就在大家慌亂逃離的時候,鮑爾堅守到了希特勒的最后一刻。“希特勒抓住我的雙手,他說,“鮑爾,我的墳墓上一定刻上——他是手下將領們的犧牲者!”這是希特勒留給鮑爾的遺囑。

      4月30日,希特勒開槍>**,這對一生都在保護元首,并且圣恩隆眷的鮑爾來說打擊很大。元首去了,鮑爾開始自謀生路,他逃到了凱瑟霍夫地鐵站,通過密密麻麻的地下管道,穿越了蘇聯的封鎖線。在逃亡途中,鮑爾受了重傷,在醫院被蘇軍活捉。蘇聯人知道鮑爾是了解希特勒最后時光的關鍵人物之一,因此蘇軍把把鮑爾關了起來,長時間地拷問他。1955年,鮑爾獲釋,返回德國。1993年鮑爾病逝,著有回憶錄《我身邊的希特勒》。

      污污污污漫画